1. <strong id="cm204"></strong>
      <rt id="cm204"></rt>

      <meter id="cm204"><u id="cm204"></u></meter>
    2. <s id="cm204"></s>

      1. 101歲老紅軍陳繼周——一年向陽四時春

        640.jpeg

        圖①:陳繼周1960年留影。

        圖②:陳繼周離休后留影。

        圖③:上世紀70年代,陳繼周在一所軍醫學校作報告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  2022年1月1日,元旦。一大早,湖北省軍區武漢第二離職干部休養所工作人員送來一大束鮮花,為老紅軍陳繼周慶祝生日。花束中,有幾枝燦爛的月季花。

          月季花是陳繼周最鐘愛的花。他的家中有一座月季常開的小花園,離休后的大部分時光,他是在這里度過的。小兒子陳芝民說,父親每天會戴著草帽,搬上小板凳,拿著鋤頭、剪刀等工具,到小花園“上班”。他精心種植了十幾個品種的月季花,花兒開得繁盛、熱鬧,小花園四時常“春”。

          此花無日不春風。馬路邊、公園里,隨處可見月季的身影。為什么老人獨愛月季花?擔任陳繼周司機多年、常陪老人種花的退伍老兵肖晗這樣解釋:“月季花好養,雖然喜陽愛暖,卻不嫌土壤貧瘠,不怕氣候變化,插條就能活。”

          老紅軍陳繼周的人生,正如四季盛開的月季花,樸實平易,堅毅從容。

        向陽而生

        “戰場上的軍醫,要竭盡所能為黨為部隊保證戰斗力”

          2015年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之際,陳繼周向干休所捐贈了一件特殊的物品。那是一個已經褪色的咖啡色外科手術包,里面有手術刀、止血鉗、鑷子、剪刀等手術器械。

          穿越槍林彈雨,陳繼周將這個手術包珍藏在身邊數十年。它所承載的,是老人一生中最引以為豪的經歷——在炮火連天的戰場上救死扶傷。

          1921年出生于四川南江的陳繼周,自幼家境貧寒,父親去世后,與母親相依為命。12歲那年,母親拉著他找到紅軍隊伍,希望尋條出路。母親在后勤部門縫補漿洗,陳繼周來到戰地醫院當司藥員,負責跑腿、挑藥品擔子。有飯吃、有衣穿,這支“為窮人打天下”的隊伍,如冬日陽光一般,溫暖著母子倆的心。

          長征開始,裹著小腳的母親難以同行。分別之際,她反復叮囑陳繼周:“萬事小心,照顧好自己,聽黨的話。”

          長征中,陳繼周跟著隊伍三過草地。眼見身邊的戰友一個個負傷、生病,由輕傷、輕癥轉為重傷、重癥,他急得整夜睡不著覺,想方設法抓住一切機會學習醫護知識,幫助受傷戰友減輕痛苦。

          1938年,勤奮好學的陳繼周被推薦去八路軍129師衛生部醫療訓練隊學習。“說是去學習,實際上是參加戰場救護。”只上過2年小學的陳繼周珍惜來之不易的機會,暗暗和隊里幾名中學學歷的戰友“較上了勁”。白天,他跟在醫生身后,認真觀察每個治療步驟;夜晚,他在幽暗的煤油燈下背記理論知識。6個月學習期滿,陳繼周的成績排在全隊第二名,留在129師衛生部工作。

          鄧小平曾說,治好一百個傷員等于恢復了一個加強團。擔任主治醫生后,陳繼周一心撲在工作上,“上午巡查輕癥病人,下午照料危重患者,夜間開展復查工作……最多時我一個人管護著300多名傷病員,感覺總有使不完的勁兒。”因工作表現出色,陳繼周被129師衛生部評為“模范醫生”。

          模范不模范,傷病員說了算。陳芝民回憶,父親常對他們說:“戰場上的軍醫,要竭盡所能為黨為部隊保證戰斗力,不光要救死扶傷,還要做傷病員的‘保姆’,要有為病人提便壺的覺悟。”

          陳繼周的大兒媳、醫生別愛桂告訴記者,他們家兩代行醫,公公、婆婆都是軍醫,他們的4個子女有3位也是軍醫,“謹遵老爺子的教誨,我們不管什么時候都把病人放在第一位,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。”

        向下扎根

        “對于讀書學習,我是貪心的”

          陳繼周家中的書柜里,大部分是厚厚的醫學書籍。窗外飄來月季花的清香,窗內的老人埋首書叢。此時的陳繼周,一如當年戰場上那個小衛生員,在讀書學習中奮力汲取生命的養分。

          “對于讀書學習,我是貪心的。”陳繼周曾在自述中提到,因幼年家貧無法讀書,加入革命隊伍后,“總想多學一點、學快一點、學精一點”。

          在硝煙彌漫的戰場,陳繼周的求學之路異常艱難:沒有醫學教材參考,他就背記藥品說明書;聽說老鄉家中有家傳的醫書,他翻山越嶺跑去求借……

          “讀書學習,父親用的都是‘笨’辦法。無論條件多么惡劣、環境多么艱苦,他從來不甘落后。”陳芝民告訴記者,為彌補年少失學的遺憾,補上文化知識,上世紀50年代,陳繼周在原第二軍醫大學后勤系進修期間,報名參加了初中班。“開飯時間,他不去食堂,而是窩在宿舍啃干糧,邊啃邊讀書……學不懂的數學題,他把每一個解題步驟抄寫下來,反復背誦。”

          “學習知識,是為了更好地指導工作。”陳繼周常常教育子女,“不懂就要多學,學不懂的先記住,記住了就會在腦子里轉圈,慢慢就能琢磨明白了。”

          抗日戰爭時期,陳繼周任八路軍129師衛生部六所所長,一度因傷病員多、醫護人員培訓進度慢、工作局面遲遲難以打開深感苦惱。上級領導見狀,送給他一本《大眾哲學》。最初接觸這本書,陳繼周感到“一頭霧水”。結合工作深入研讀,他的思路漸開。利用書中提到的方法論,陳繼周妥善解決了不少管理工作和專業技術工作之間的矛盾。

          在戰場上不斷成長,在書籍中求索真知,如同從土壤中汲取養分的月季花,陳繼周的人生始終向下扎根,向上生長。

        四時常開

        “為黨為人民,就是不給待遇也要勤勉工作”

          因革命戰爭年代環境惡劣,長期吃不飽飯,陳繼周落下嚴重的胃病,中年時不得不做了胃大部切除。陳芝民說,手術后,父親忍痛堅持鍛煉,又多為黨工作了20余年。

          “他從來不因個人原因影響工作,從不回避困難,工作起來沒有周末。”93歲的離休干部范國恩一直記得老首長陳繼周的嚴格和細致,“對待工作,他一點不含糊,每一個字都會仔細推敲。”

          “取得了成績還要繼續前進,該怎樣形容?我們冥思苦想,最后用了‘不要趴在成績上’。”范國恩回憶,當時他是一名助理員,為準備醫學會議的材料,陳繼周帶著他深入醫院調查研究、認真撰寫,幾次推倒重來。

          工作上認真負責的陳繼周,從不在個人生活上向組織提要求。陳芝民告訴記者,父親不把名利擱在心上。1955年,中國人民解放軍首次授銜,參軍早、資歷老的陳繼周被授予上校軍銜。有些部下認為他可以爭取更好的待遇,陳繼周卻說:“被授予軍銜,是組織上給予的信任,我心存感激。為黨為人民,就是不給待遇也要勤勉工作。”

          花開花落,春去春來。陳繼周的一生,就像他喜愛的月季花一樣,不管環境變化,不懼四季更迭,綻放自己的光彩。

          陳繼周的大兒子陳志渝在部隊醫院的放射科工作。擔心工作環境對身體有影響,他曾找父親希望換到行政崗位,被陳繼周拒絕。他對兒子說:“你學的是這個專業,就要用技術服務病人。你走之后,這個工作誰來做?”后來,陳志渝一直在這個科室工作到退休。

          “嚴謹做人,踏實做事。”陳繼周總是這樣告訴肖晗。2013年退役后,肖晗走上創業路,靠自己的雙手闖出一片天。如今,肖晗也像老首長陳繼周一樣,愛上了養月季花。他家的陽臺上,常年擺放著幾盆月季,一年四季,花開不斷……


        久久国产无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