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trong id="cm204"></strong>
      <rt id="cm204"></rt>

      <meter id="cm204"><u id="cm204"></u></meter>
    2. <s id="cm204"></s>

      1. 羅援:新時代國防教育要有新內容 新形式 新手段

        每個公民都要有

        憂患意識

          記 者:您曾任過駐丹麥副武官,在美國華盛頓大學做過訪問學者。殷憂啟圣,多難興邦。世界各國普遍重視國防教育,將其視為事關國家存亡和民族興衰的大事,以此激發愛國內生動力。他們哪些做法讓您印象深刻?

          羅 援:國外的國防教育制度性較強,就像依法服兵役,多大歲數、在什么時間、什么地點進行,有明確規定。很多國家還設有專門的國防教育學校,公民定期前來就讀,履行學習義務。有一次,我帶領一個學術代表團訪問以色列,一下飛機,接待方不是送我們去賓館,而是直接把我們拉到戈蘭高地,感受以色列的安全環境。以色列國小人少、戰事頻繁,周邊安全環境復雜。每逢獨立日、陣亡將士紀念日、猶太人大屠殺紀念日等,都要舉行各種紀念活動,利用“哭墻”“納粹大屠殺紀念館”等設施,教育民眾不忘猶太人苦求生存空間的血淚歷史。俄羅斯國防教育,通過強化戰爭記憶,加深對軍隊歷史和榮譽的了解,增強保家衛國觀念。他們在城市道路和公園設置反映歷史著名戰役或英雄人物的雕像,邀請老兵講述戰爭年代抗擊外敵、浴血奮戰的故事,激發國民自豪感、強化民族自信心。美國的國防教育滲透在愛國教育里,每逢節日,在大街小巷隨處可以看見居民家中飄揚的國旗,城市到處都有軍人公墓。在老兵節期間,老兵們上街游行,接受具有儀式感的褒獎和慰問。丹麥作為一個小國,兵員不是特別充足,更加注重培養憂患意識、提高戰爭危機警示,增強全民國防技能。

          記 者:您曾親身經歷過戰爭的殘酷,對國家安全有更加深刻的領悟。請分析一下我國國防教育的現狀。

          羅 援:我國現在有國防教育法,從法律上給予準確定位;有專門的隊伍,省市、大的企事業單位都有國防教育辦公室;有光榮傳統,開國領袖毛澤東提出的“軍民團結如一人,試看天下誰能敵”深入人心,全民都在辦國防。可見,我們的國防教育,有好的傳統、好的作風、好的制度。

          當然,我們的國防教育有需要改進的地方,一是機制上需要明確。有些地方把國防教育辦公室設在政府機關,有些設在黨委宣傳部,缺乏規范,不利于管理。二是要有硬指標。國家以經濟建設為中心,不能忽略了國防教育,缺乏緊迫感連續性。三是力量欠缺。國防教育辦公室人員很少,專業人員更少,部隊忙于戰備訓練,沒有人員和精力搞國防教育。四是內容缺乏規范。單純講武器裝備和部隊光榮傳統,遠遠不夠。

          國防教育的內涵很深、領域很寬,需要很好地挖掘。頂層設計部門要做好引領,比如各地的市民大講堂、大中小學的教室和課本,都應該嵌入國防教育的內容。

       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

        最重要的是精神復興

          記 者:您一直將國防教育當成一項事業來做,甚至在一檔收視率極高的娛樂節目中出鏡,贏得超高的收視率。在全社會樹立關心國防、崇軍尚武的良好風尚,對于實現中國夢、強軍夢有什么樣的意義?

          羅 援:國防教育不能生硬,一定要大眾化、喜聞樂見。湖南衛視受年輕人青睞。參加他們的節目,我講的題材很嚴肅,跟他們以往的節目大不一樣。但是沒想到的是,年輕人很喜歡,效果很好。

          主持人請我講軍隊的過去和未來,孩子們聽了特別高興,追著我問這問那。還有一個叫《成人禮》的節目,請了很多明星,最后由我壓軸。我講了我祖孫三代18歲的故事。

          我父親18歲的時候,已經深入到敵人的龍潭虎穴,開始他的情報生涯,他的理想信念是救國;我18歲的時候,參軍到了最艱苦的云南邊防,我的理想信念是衛國;我女兒18歲的時候,在日記本上寫了周總理的一句名言:為中華崛起而讀書。我說,年輕人,現在你們也18歲了,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,你們的選擇是什么呢?強國,這是你們這代人不可推卸的歷史責任。全場就像追明星一樣,錄制結束后,跟我照相、合影。這件事給我的啟示是:娛樂性再強的節目也應有國防教育的一席之地,無非是講什么、怎么講的問題。

          我到北京市八一中學講思政課,校長給我“打預防針”說,孩子們特別逆反,如果按部就班地講,10分鐘之內就開始交頭接耳,15—20分鐘開始打開水、上廁所。出現這種情況,您千萬不要拂袖而去。那天我講弘揚周恩來精神,我跟總理有過接觸,講的全是自己的所見所聞。周恩來的故事太多太精彩,孩子們聽得跟淚人似的,沒有一個人走動。第二天,校長交給我一大堆東西——孩子們寫的日記。他們說因為一堂課,知道了一個人應該怎么活,應該像周總理那樣,鞠躬盡瘁死而后已,為黨和人民服務。我問校長,他們以前沒上過思政課嗎?校長回答我:“老師照本宣科,和百度里的材料差不多,引不起孩子們的興趣。”可見,要改變思政課的刻板印象,首先要創新思政課的授課方式。

          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,最重要的是精神復興,國防教育占有相當大的比重。精神不是與生俱來的,需要灌輸和培養,在啟發、感悟后形成。而青年時期是人生中價值觀形成的關鍵時期,因此在青年中開展國防教育是關系到國家未來的重大戰略問題。

          有人說,中華民族崛起,兩次都因被拖進戰爭而終止,現在的崛起需要一個和平的發展環境,不然會使我們的第三次崛起夭折。我想說的是,戰略機遇期是需要維護爭取的。一味祈求,只能適得其反。能戰才能止戰,敢戰方能言和。畏戰狀態發展起來,只能成為一個富國,不可能成為一個強國。富國是虛胖,長了一身肥肉,但沒有力量;強國是力量型的,有強健的體魄,還要敢于亮劍,善于亮劍。

          這些年參加國防教育實踐,孩子們有愛國激情、崇尚英雄,非常喜歡軍事,非常熱愛我們國防。怎么把他們的愛國潛質激發出來、調動出來,這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。

          簡單的說教不行,枯燥的灌輸也不行,必須與時俱進。或者生動鮮活;或者將心比心,以心換心;或者深入淺出,以理服人,以情感人。總之,要更多采用現代傳媒手段,吸引人、感召人,引人入勝。新時代,國防教育應該有新內容、新形式、新手段。

        從娃娃抓起,

        培養年輕一代的血性

          記 者:您曾經提出,日本中學教“刺槍術”,中國學生也該練擒拿格斗。全國政協常委兼副秘書長、著名教育家朱永新提出,要實施退役軍人教育培養計劃。最近,退役軍人事務部、教育部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三部門聯合印發《關于促進優秀退役軍人到中小學任教的意見》。請問,退役軍人進校園,從娃娃抓起培養年輕一代的血性,您覺得可行嗎?有哪些優勢?

          羅 援:咱們經常說起那個國際夏令營,日本的孩子和中國的孩子放在一塊進行野外生存,日本孩子抓蛇、青蛙烤著吃,生存下來;中國孩子不敢抓,也不會做飯,連稍微有點危險的地方都不敢上。

          如果中國的孩子不從小進行國防教育,就輸在了起跑線上,更不要說將來打仗了。

          退役軍人本來就是國防教育的骨干力量,經過了部隊大熔爐的鍛煉,有很好的政治、身體素質,如果再有相應的激勵機制和統一規劃,一定會擔負起這份使命責任。各級退役軍人事務部門,尤其是基層服務中心(站)是廣大退役軍人家門口的服務保障管理機構,掌握退役軍人的情況,對他們的特長非常清楚,與宣傳、教育、武裝部門聯合起來,把這些優秀人才組織好,經過科學的教育培訓,教學相長,一定會讓國防教育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        “提案將軍”羅援

          在研究外軍時,我發現美國退役軍人事務部是僅小于國防部的第二大部。我們作為一個擁有14億人口的大國,退役軍人數千萬,也應該有這樣一個部門,解決退役軍人工作出現的職能交叉、政策不平衡、不統一等問題,解決政策滯后、制度空白等缺陷,攻克一些體制性障礙、結構性矛盾問題,開創新時代退役軍人工作新局面。于是我與葉向真聯名,提案組建退役軍人事務部。后來在黨中央的親切關懷和各方的努力下,2018年4月16日,退役軍人事務部掛牌成立。

          軍人和一般公民不同。憲法規定,一旦國家有難,軍人必須不惜一切代價,捍衛國家的利益、保衛人民的安全。義務與權利應該是相匹配的,承擔什么樣的義務就理應享受什么樣的權利。關愛和尊崇人民子弟兵,這是社會的良心。只有中國軍人有尊嚴地站立著,中華民族才能有尊嚴地崛起。我期待把軍人的義務和權利統一起來,維護好軍人地位、保障好軍人權益,解決他們的“后路”“后代”“后院”問題,解決一些歷史遺留的“老大難”問題。于是,我向政協遞交了提案,廣大官兵和退役軍人都非常關注和支持。2021年8月1日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人地位和權益保障法》正式施行。這是集體智慧的結晶。

          我長期研究世界軍事,發現很多國家非常尊崇參戰老兵。我認識很多老將軍,戰功赫赫,對黨忠誠,他們去世時,身上都是帶著敵人的子彈走的,戰創是他們對黨忠誠的光榮花。開國十大元帥7個受過重傷,劉伯承身上有10塊彈片,徐海東大將身上有20塊彈片。粟裕大將頭疼無法醫治,就枕在冰冷的玻璃上鎮痛,將軍去世后,從他骨灰里發現了4塊彈片,其中3塊成為軍事科學院院史館的鎮館之寶。原昆明軍區副司令員徐其孝,記者問他到底受過多少傷,他把衣服一撩,僅肚皮上就有10多個傷疤。但徐將軍說:“我可以驕傲地告訴你,我全部是前面受傷。如果后面受傷,那很可能是逃兵。”我聽了這些,特別感動。于是寫了提案:在國慶閱兵方隊中增加老兵方隊和榮譽方隊(戰旗方隊)。這件事后來變為現實,我感到很欣慰。尤其是國慶70周年閱兵那天,看到游行的老兵方隊彩車上,320名抗戰老戰士、英烈子女、支前模范以飽滿的精神狀態自豪地通過天安門。他們是民族的脊梁、國家的功臣。雖然皺紋滿面、白發蒼蒼,但豪情依然洋溢在每一位老人臉上。老人眼里有淚,觀禮臺上的人們眼中有淚,我更是熱淚盈眶。這就是無聲的國防教育,無聲的愛國教育,無聲的關愛老兵尊崇老兵教育。

          100面戰旗方隊由全軍榮譽功勛部隊代表組成,象征著人民軍隊基因血脈永不磨滅、永遠傳承。從戰旗授稱年代來看,包含了我軍從土地革命戰爭、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到抗美援朝等各個歷史時期涌現出來的優秀戰斗集體。100面榮譽戰旗在八一軍旗的引領下集中受閱,昭示著我軍改革強軍的鏗鏘足跡。這是我們勝利的旗幟,光榮的旗幟,傳統的旗幟,不可戰勝的旗幟。

          我還有一個提案,就是設立烈士紀念日。我當時的提案題目叫《中華民族英烈紀念日》,現在國家將每年9月30日正式批準為烈士紀念日。我們有了紀念血灑疆場、為國捐軀的先烈們的方式和時間。

          志愿軍老兵李際均中將反復叮囑我,應在政協會議上提出“呼吁韓國歸葬志愿軍英烈遺骸”的提案。許多志愿軍老兵也來找我,他們要自費去韓國尋找魂牽夢繞的戰友。中韓兩國政府共同努力,圓了志愿軍烈士們的回家夢。從2014年至今,已有8批在韓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遺骸魂歸故里,共計825人。


        久久国产无码